新京报真的是做死啊

laobai7个月前 (01-24)白话192

新京报这次在刘学州事件上确实引起了一定量的网暴,确实对刘学州自杀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,虽然法律上可能没有办法,但道德上还是需要谴责的,媒体也是杀人不见血的刀,造成的恶果也不会有人出来承担,最多不过是一个编辑辞退罢了。

民国时期有份报纸叫《京报》,是民国时期著名报人、革命烈士邵飘萍先生创办的,后续在1926年4月24日因邵先生被杀而停刊,到1937年七七事变,邵先生的夫人因冲忙撤离没法搬运资产而正式停刊,《新京报》是为了纪念《京报》才叫这个名字的,结果这玩意侮辱《京报》这两个字!

刘学州本是抱着期待寻找亲生父母,好不容易找到却被母亲拉黑,父亲说他卖惨成功,是网络乞丐,@新京报 更报道称刘学州让亲生父母给他买房,但这个说法被刘学州否认。报道一出,刘学州微博下满是骂声,15岁的他被扣上“心机”的帽子。1月24日刘学州去世,新京报删除报道关闭评论。

只有网络实名制才能让所有人心有敬畏,新京报不是一次两次进行男女对立、造谣引战了,都好几次了,人血馒头是这些不良媒体吃流量的手段,我现在看所有新闻,不管是哪个媒体,无论是官媒也好,自媒体也好,事情整体脉络不清晰,我不会轻易下结论,奉劝大家不要盲目跟风。

新京报是我见过少有的关闭评论的媒体,真是令人失望。媒体身为信息的传播者,本应深刻理解舆论应对的重要性和方法论,但对于刘学州死亡质疑的生冷僵硬态度,完全看不出“进步、美好”的办报理念。

image.png